12

1Q84
期待已久的《1Q84》终于出中文版了。但是正如所预料的,出版社不再是上海译林,译者也不是大家所熟悉的林少华。看到这多少心里还是会有些难过。就好像吃惯了的冰激凌突然换了调剂师。虽然原料一样,但是多少担心轻重的比例会影响一贯熟悉的味道。之前中文版权在和译林出版社谈判的时候(显然没成功)。其他版本的销售就一路飙升,不断传来刷新某某记录的报道。感慨村上春树不知什么时候被如此多的人关注。我倒是一直把他看做一位独立艺术家。这种看法显然是要有所改变了。但凡人一出名就被推上了被人指手画脚的高台。对于我来说,只要文字已久就好。人都是有情感的,有时候你喜欢一个作者,喜欢一个歌手,一个球队。喜欢他们很多年,在你成长中见证了他们的开始、成长、顶峰和衰老,被人遗忘。但是你却在许多年后会看到曾经的一段词句而感动;会听到曾经熟悉的一段旋律而泪流;会因回放的那些经典比赛而回味那年奋斗中的自己。那些都在你生命里刻下痕迹的东西很难割舍忘记。当然《1Q84》之所以如此热销,可不是因为有太多人在回忆什么。我想,还是因为市场宣传和村上本人的魅力。不可否认的是这些年来村上在日本甚至世界文学的影响。他的影响力已经和日本的动画其名。但有好的声音就必然会有对立的呐喊 JC无法评论好差,毕竟还没看到书,就先贴出篇报道来,听听不一样的声音 ——
( 东方早报:《《1Q84》销量逾200万 村上春树新长篇引发争议》 )村上春树新长篇《1Q84》上下两卷从5月底发行至今在日本已卖出200万册,而村上旧作《挪威的森林》从1987年以来也已累计销售达1000万册,同名电影已经在兵库县的砥峰高原开拍,预计今年秋季就将上演。从这些日本媒体的报道来看,2009年的日本文化界基本上被村上春树“统治”。不过任何信息都可能有其片面性,在这些貌似“喜人”的数据后面,那些被剪辑的多余素材在哪里?
先来看看《1Q84》200万册的销量哪里来的?《1Q84》的实力和村上春树的号召力是放在那里的,不过为销售这部小说,连日本国家电视台都出动大力推荐。据说,在《1Q84》发行当天早上,日本NHK电视台居然在摆满《1Q84》的书店里进行实况转播,主持人报道小说发售犹如一件重大突发事件。这样的国家级待遇,在全世界都找不出第二位作家,这可能对其他日本作家也有所不公。至今,在日本地铁站,《1Q84》巨幅广告仍随处可见。“村上春树”与“漫画”一起,俨然成为日本文化的两面旗帜。
这样的优待,其他作家和文学评论家不眼红才怪,日本女作家松浦理英子的一句话也许代表了反村上人士的心声,她曾经说:“我觉得村上这样写小说是犯罪行为。”关于村上,熟悉日本文学的台湾作家唐诺前些天说:“我也觉得这样写是犯罪行为,在《海边卡夫卡》里一个流浪汉居然煮红茶、烤培根⋯⋯”另一位评论家松浦寿辉的批判也具有代表性,他说:“村上春树的文章既没土地的味道也没鲜血的味道,有的只是媚俗与撒娇的混合体,连这个有时也会被切断,所以读他的小说会有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不过村上的回应倒也干脆,“文学评论是一堆马粪!”村上春树与文学评论界的对立,在日本文学界是一个公开的秘密。
在村上春树的盛名之下,“日本文学这些年已经荒败了好多年,一塌糊涂。”唐诺对笔者说。这句话也许真不是什么耸人听闻,翻开这几年的日本文学最高奖芥川奖获奖名单,获奖作家越来越低幼化,题材越来越私密,话题越来越多,而离文学越来越远。前几年的《裂舌》(几个月前国内也曾引进出版),许多人都认为要不是作者和村上龙的亲密关系,很难想象这样的垃圾也能得奖。青山七惠的《一个人的好天气》清新淡雅,不过就此能获芥川奖实在不服众。而中国人杨逸《浸着时光的早晨》获奖也是一个笑话,因为小说委实糟糕,只是题材确实讨好当时的政治环境,作者本人离作家的气质也相去甚远——幸好这部小说因题材敏感无法引进。而当村上享受着畅销带来的巨额收入的同时,据唐诺介绍,他接触到的不少日本纯文学作家生计十分困难。

《1Q84》分为BOOK1, BOOK2,BOOK3三册,是村上春树“到达成熟阶段的集大成之作”,在日本12天销量即突破百万。《1Q84》简体中文版由南海出版社出版,施小炜翻译,将于2010年5月面市。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