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说到读书,我还是在上大学的时候才开始喜欢上的。到了大学没有太多的教育体制里的束缚,我才发现原来文字的书写可以那般天马行空。在中国的教育体制下我对语文是保持着恐惧的,我回忆里所有对过去的回想,都是写不完的作业和那些低级根本没有唯一答案的习题。作文的选题总是那般统一而和谐,大家写得也是千万美丽感叹。那所有的一切回忆起来似乎都是一场形式主义的艺术表演。我惊讶的发现,在我回放的影像里似乎从来没有谁写过任何具有批评语气的词句。我想到了《死亡诗社》,我知道在体制下过活的不只是我们,在世界的很多地方都真正进行中,可惜的是我们的园丁们,我们园丁里的优秀园丁是那么的稀少。看到的是一个又一个的生命在坠落!我不是园丁,也不知道如何让体制美好,我只能告诉你,读书,多读书,是美好的,不要被体制束缚!你要做的是去感受阅读。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