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

ylzp.jpg
    我一直希望能有一天,能有一位数学天才。能计算出人生的方程式;能计算出命运的归属;能计算书爱情的奥秘和艺术的神秘。或许这样一个愿望正在进行中。不可否认在世界的某个角落正有这样的一个疯子,在没日没夜的反复计算着。而对于这样的疯子,我一直都是以一种高姿态去敬仰他们。虽然大多数这样的人都是偏执狂,甚至思想逾越出身体所能承受的范畴而变的恍惚分裂。但是,无疑他们是敢于挑战和推翻错误的那群人,是始作俑者。他们会因为艺术理想而被灌上造反叛逆的恶名。甚至被推向断头台。我不知道自己处于什么原因会叙述出上面看似和自己毫不相干的词句。但我知道,我人生的现阶段能用那四个词来诠释。艺术理想貌似一种遐想。造反叛逆看似一种反抗。我无法用专业的词语来告诉别人艺术是什么。我也相信没有真正的词句能表达得清楚。因为它在每个人心中都有着不同的意义。我们所能做的是去了解更多的信息。这样可以提高自身的修养。也能知道更多有深度的艺术所希望表述的形态。
    我想。我正停留在一个微妙的人生阶段。或者说现在我的思绪是混乱的。更是无助的。因为我甚至找不到一个真正意义上的人去倾诉。或者找到的是个错误的倾诉对象。那样更糟糕。你知道。那种境况。面对面。当你倾诉完后对面给予的是错误的口吻含糊不定的错误结论。God,那感觉是另一个自己在镜子里嘲笑。会莫名的咒骂自己的愚昧。可能面对这样窘迫的事情。还要看更多的书,或者花更多的时间去思考。来建立一个道德和修养的平衡点。让自己更冷静的去面对一些错误。这是一种能力。可以说在过去的二十几年中的前二十年甚至更多。我对于艺术和书籍的概念是完全没有的。我生长在一个相对比较无邪而单纯的世界。这也让我的思维变的单纯。面对很多棘手的事情。我会不知所措。面对很多变化我会不够冷静的去给予否定。这些不仅仅是一种错误的习惯。也会阻碍你前行的步伐。甚至会影响别人对于你道德修养的一种变相的衡量。所以我一直在看书,安静的时候去思考。来让自己变的冷静。虽然这样并不是很有效,但是我还是在尽力的做。
    而对于前些日子去看VV的演唱会,对我来说也是个折点。现在我还不能说改变了多少。但肯定的是,确实改变了。因为一场演唱会和邂逅的一个人。TaTa … 又一个新的名字。又一个出现在我生命中的角色。我却不知道她的位置。亦或只是简单过客。但不可否认的是。她是个有灵性的女孩。谈吐也颇有修养。坦白说,我喜欢这个女孩!甚至希望能和她在麦当劳里聊上通宵。只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或者,这确实不是我所擅长的。凌晨,我们在街头,我希望再去吃炭烧,可以再和她这样肆无忌惮的聊天。但炭烧却打烊了。我找不出借口。只能打算这怎么回家了。地铁早已经结束了。她还帮我找到了公车站。和我一起等公车来。当公车呼啸而来,我甚至没来得及和她告别就被拖走。我站在车上,回味刚刚几小时发生的事情。我的心情很微妙。甚至,我在找一个留在上海的理由。而在这之前,我还一味的将那天定为自己在上海的一个完美句点。而现在我需要考虑的更多些。因为,她的出现让我改变了一些想法。我不得不承认。
    在艺术、理想、造反、叛逆的边缘总有一个微小的因子能改变你重要的轨迹。这个因子可以是一个人,也可能是一件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