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


多伦多国际电影节已经落幕有阵子了。在那里有部分幸运的童鞋有看到了这部改编自村上春树的同名小说。真的很让人羡慕!原著在1987年发行,至今已20多年,终于被拍成电影。由唯美主义的法籍越南裔 Tran Anh Hung (陈英雄)主导,再适合不过。他也算很厉害的了,要拍一部畅销了二十多年,译为多国语言的经典小说。下面先附上预告片!!

JC只能引用“雪芬”在“四海为家”的页面里的观后感来和大家先一起意淫下了——
电影拍得很美,情感拍得细腻。每一幕都精心设计,每一幕都诗情画意。尤其是选的场景和风景,特别是四季转变的景色,漂亮得几乎不像现实世界。我深深地醉倒在戏院内。主角性格还算鲜明,导演也把每人的挣扎、痛苦勾画出来。观众的心像被一大块石头重重压着。
小说我十几年前阅读,不太记得细节了。总的来说,电影剧情还算忠于原著吧。当然,没一部电影能全面诠译畅销小说在读者心中留下的深刻印象。
另外,怎么说呢?或许是我已经长大了,再不能体会年轻人的挣扎,入戏不了,只觉得自己是名旁观者。看年轻人的爱情性爱观,还有深深的苦楚,尤其是Naoko (直子) 的角色,偶尔我会有点受不了。(哗,我这样说可能会得罪很多粉丝,抱歉,只是真心话,至少这是电影给我的感觉)。又或许是,电影拍得不够深入和在细节取舍中落差了。而且,133分钟,都在讲忧伤、自杀、痛苦、性爱、忧郁精神病,实在是有点太长了。Midori (绿子) 的角色本该给电影一点点愉快和轻松的一面,可惜导演没放太多时间在Midori身上。
这部电影会在亚洲掀起怎样的热潮?我们拭目以待。
(电影官方网站: http://www.norway-mori.com/ )
导演问答摘要
(注:陈英雄以法语回答。以下摘要,是我听英语翻译来的。希望翻译员没译错,我也没听错。总是觉得她译得有点随便和不用心。有时,还要导演提醒她,有些重点她没翻译到!)
问:村上春树本人如何看待这部电影呢?你又如何解决语言问题?
答:“我阅读小说的法文译版。剧本先用法文写,再译成英文。把英文剧本交给村上春树看。他看了后,在剧本上写下了很多意见,传回给我。我再在剧本上留下感想。村上春树语言能手,英文也很棒!如此交换意见几次后,他就跟我说,‘你努力照自己的意思去拍吧。Just make a really good movie”
问: 那么多性爱戏,怎么没有裸露呢?
答:每次痛苦时,戏内主角才做爱。裸露戏大家常有机会在其他电影看到,这次我要大家看演员的脸部表情, 感受他们的心情,而不只是肉体的。(答得真妙!)
问:戏中的景色实在是太漂亮了。你是如何找到的呢?
答:其实开拍前,我们都不知道场景该在哪。我就是在日本,不停地开车,不停地找。我脑中有个意境,有个画面,开车开到某地,下车看到感觉对了,就是了。
问:戏中 (小说中) 的三名主角都自杀。你对年轻人自杀的社会问题有什么看法?
答:我没特意去思考这个问题,我只是想用心拍好电影。
问:导演可否解释一下你拍摄的手法和用意?
答:“我喜欢用画面和景色来形容主角的心情。就如最后几幕,纯粹是以画面来表达主角们的关系、心情和处境。我也喜欢让主角‘走路’。如Midori 在屋里不停地徘徊,Wanatabe (渡边) 和 Naoko 或急躁或漫无目的地行走。这是为了要表达他们的挣扎和无所适从。至于音乐,你会发现有些音乐在戏中会突然停止。这是我和配乐人做了多次讨论的决定。我希望观众自己留意角色的感情变化,不想让音乐过度牵引观众的情绪。”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