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电影追美剧

《海盗电台》生命不止,摇滚不死

dt
剧情简介   · · · · · ·
故事发生在60年代,一群无赖DJ迷惑了整个英国,他们以音乐为界限“党同伐异”和政府作对,甚至逆潮流而动推行起爵士乐。此时,在北海的一艘船上,几 位DJ自己建起了海盗电台传播着摇滚乐:有从美国来了一次大麻之旅“学成回国”的全英最好的DJ加文、有尖酸刻薄却聪明有趣的戴夫以及粗鲁的美国老板昆 汀……在“天高皇帝远”的海面上,这群嬉皮中年恣意的享受着自由生活……
本片导演理查德·柯蒂斯编剧出身,《四个婚礼和一个葬礼》、《诺丁 山》、《BJ单身日记》等等著名的浪漫喜剧都是他的作品。这次拍摄《海盗电台》依然走喜剧路线,只不过浪漫故事发生在一群年轻人和摇滚乐身上。本片主演尼 克·弗罗斯特虽和西蒙·佩吉同因《僵尸肖恩》走红的,但比起远渡好莱坞和大明星谈起“三角恋”的佩吉,尼克·弗罗斯特就显得低调得多,不过此次贴粘上假鬓 角、带上60年代的粗框眼镜的他也也艳福不浅,预告片中竟然有他和美女被“捉奸在床”!而一惯擅长古怪Loser角色的影帝菲利普·塞默·霍夫曼竟然也掺 和上一把英式喜剧,更是出人意料。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得不说,这是我在大荧幕上见过最美好的一次沉船。现在这艘沉没了的摇滚海盗船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再次驶入我们的视野,直击我们的心脏。

知道这部电影的时代背景后,我就把它列入“今年必看”的名单。上世纪六十年代, 我热爱的年代。我不知道把这10年从历史中抽掉,我们的世界会变得更美好还是更糟糕--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如果没有六十年代,我们的世界一定比较无聊。

有句经典的话:“如果你记得六十年代发生过什么,那么你没有真正经历过。”对于一个以大麻和迷幻摇滚为标志的年代,你知道这话并没有言过其实。
但总还是有些东西被铭记下来。

六十年代是革命的时代。但历史上从来没有一场革命像它这样迷人,以后也不会再有。这场革命的关键字有:反战,民权,反政府,性解放,女权主义,黑人权益,同性恋权益。
这么多的运动,现在穿好衣服去参加你的游行吧~
如果你是女人,你既可以像肯尼迪夫人一样装扮得优雅而得体,也可以套上刚刚流行起来的紧身牛仔裤和迷你裙展示你的曲线。当然,还有裙裤和空军装提供更多的选择。
如果你是男人,不如留长头发蓄起胡须,哪怕卫生状况真的堪忧,但只要女孩们喜欢,管它的。

那个年代有太多迷人到死的家伙。安迪沃夫用他堆砌的番茄罐头征服了美术馆;肯尼迪总统和他的夫人夜夜在白宫举行派对;马丁路德金的“我有一个梦想”震撼了所有人的心灵;永远的战士切格瓦拉以自由的名义不懈奋斗;当然还有所有人的上帝――甲克虫乐队。

而比这些迷人的更加迷人的,是那一张张饱含希望和梦想(当然还有吸食大麻和LSD以后的晃神)的年轻面孔。

“如果你要去三番市,请记得在发间别上鲜花”
也许很多人都还记得这首著名的“San Francisco”。
六十年代的年轻人称自己为“花的孩子”。只要你在头发或者口袋插一朵鲜花,那么你就是兄弟姐妹中的一员。爱与和平是他们的口号。每个人拍照的时候都摆过这个姿势吧――食指和中指一起组合出一个V――恭喜你,那就是爱与和平。快坐时光机回六十年代,你是他们的一员。

那个年代绝不会缺少的东西除了游行就非集会莫属了。
最著名的是1967年的“爱之夏”。超过10万的年轻人从世界各地蜂涌进三番市,交流彼此不同的价值观。当然,在大麻和音乐的催化下,交流进行得顺利极了。夏天结束后,年轻人们都带着新的经验和想法回到各自的城市, 精神高昂。

美国是这场革命的中心,但它的影响波及了整个西方甚至全世界。在《海盗电台》里,我们看到了反政府,女权,同性恋,性解放,毒品,连越战都以玩笑的方式提到了。当然还有摇滚--这几乎是这个电影的全部。
片中大部分主角从年纪上来说,应该属于“垮掉的一代”。但他们的精神无疑是花之世代的。比四五十年代要来得积极和明亮。
我印象最深刻的镜头,是船舱进水的时候,Bob倔强地抱着他那一箱子的唱片,在“father and son”悠扬的调子里缓缓下沉。无论Carl怎么劝说,他坚持着一味摇头。最终亲情占了上风,箱子落在了甲板,唱片脱匣而出漂浮在水中。他挣脱开Carl 在水里不停翻找,挥手紧紧抓住了其中一张――在这命悬一线的生死时刻,他对着这张被救下来的唱片竖起了大拇指,露出了灿烂的笑容。

有没有什么东西,你爱之如生命?

每个人都被问过这样的问题吧:如果可以穿越,你要回到什么年代?
我的答案很久以来都是六十年代。
我书房的墙上并列着三张照片:毛泽东,切格瓦拉,甲克虫乐队。共同点?

唐诺在他为《刀锋之先》所作的序言中写道:
“什么样的人最爱谈死呢?
答案是:恋爱中人、宗教中人和革命中人。恋爱时,它叫生死相许,宗教时,它叫殉道燔祭,革命时,它叫慷慨献身。”
生命无疑是可贵的,勿庸置疑。但在那个年代,大部分人相信有的东西比生命更可贵。比如爱,比如理想,比如信仰。

跨过一个千年的我们,站在一个信息爆炸的时代。世界每天都以光怪陆离的崭新面目出现在我们面前。永远有新的面孔,新的影像,新的声音,新的文字。我们开始变得小心翼翼,变得疑心重重。
人口膨胀,环境污染,恐怖主义,金融危机……我们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于是我们堵上了耳朵不听,捂住了眼睛不看。电视里开始充斥着无聊的笑料,大荧幕成了爆米花的狂欢。我们一边欢笑一边嫌恶。
爱?理想?信仰?大家可能会说:哦,你莫装B了好伐?莫装B。
可是,我真的不知道,除了相信爱理想和信仰,我们还能相信什么。除却爱理想和信仰,我们还剩下什么。

宣布船体进水的那一刻,全部的人都表现得非常平静。他们的平静并不是因为预知之后会有人来营救,也不是因为面对死亡毫无惧怕。
你害怕死亡吗?废话。谁不害怕。但有没有什么,强大到让你能够战胜这种恐惧?
他们是怕的,当然害怕。但是对摇滚的热爱和对自由的信仰,让他们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即将到来的命运。

1969年,阿波罗号登上月球,实现了人类走向太空的梦想。好了,现在我们必须跟六十年代说声再见了――这真是一场完美的告别,不是吗?
就像那个年代的吸毒者宣言:Turn on, turn in, drop out. 那些花儿,开在了时光里。

If you’re going to San Francisco, please take me with you――I mean, San Francisco in the year 1967.

(0)

本文由 Jackchen Design 1984 作者:jackchen 发表,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 , , ,

热评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