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

maidou09

最近听了谢立文不少采访,才慢慢理解这只“麦兜”。
他的傻,他的痴,并非世间特例。
只是我们太容易迷失自我,被别人或世俗所蒙蔽。

武当山上那句道法自然,是整部电影的精粹所在。
不过道法自然,真是说时容易做时难。

谁能像麦兜心境澄明,坚持本性,不为外界所影响?
谁能有他那样心地善良,纵然吃亏,也永不会恶言相向?
谁能心平气和,心正意诚,心无旁骛只求眼前的鱼丸和脚下的路。
麦兜:他不是低能,他只是善良

奶猪 发自香港 2009-07-22 21:19:10 来源:南方周末

“很多人拿别人做标准,觉得自己有问题。道长才知道,原来李小龙也觉得他武功好。就像我们几十年来要赶美超英,突然发现,原来美国人也想学你”
“小孩子一次一次被骗、被训练,结果就会成为大人,成为比较自私的人。善良其实是很困难的,需要很大的勇气或者运气,才可以成为一个善良的大人物”
“——麦兜之父谢立文”

极次要极次要的思想家和发明家
三峡囤积着大量的建筑者、搬迁者和文艺创作者。
2005年,李一凡和鄢雨拍摄的三峡库区一个村镇搬迁过程的纪录片《淹没》,在柏林电影节获得了青年论坛单元沃尔夫冈施道特电影奖;2006年刘小 东的油画《三峡新移民》以2200万元价格创当时中国当代艺术拍卖最高纪录;贾樟柯跟拍刘小东绘画的经过,拍摄了纪录片《东》,同时还拍了一部《三峡好 人》,得了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2006年,纪录片导演冯艳还在继续跟拍“三峡移民钉子户”,那时她还不知道将会把跟拍12年的片子定名为《秉爱》……
2006年,香港导演谢立文闲来无事,写了一个故事,也是关于三峡的。“这么大的地方,有这么多文物的地方,可以突然之间被水淹没,我觉得这是很特别的事。”吸引谢立文的是长江三峡大坝“那种历史感”,谢立文开始想象,如果考古学家能在这里把麦兜的祖先仲肥的发明挖出来,会是一件“很好玩的事情”。
谢立文是麦兜之父,他和麦家碧这对夫妻档1988年创造出来麦兜家族,被认为是香港精神的代表,在香港红了二十多年。
谢立文和麦家碧都不是爱出门的人,去香港的新界对他们来说都是长途跋涉,“一是懒,二是身体受不了”,所以两人决定,进一步加强在地图上对三峡的考察:“看了地图才知道,原来那里是湖北,跟着是上海。湖北那里有一个武当山,很好玩,就想让麦兜去武当学武。”
谢立文和麦家碧看过一集《国家地理》,就是讲武当山练功的小朋友的。在那集里,小朋友练功的地方,墙壁上写着四个字:“道法自然”。“故事写到一半的时候,才知道自己想写什么。”那就是“道法自然”。
maidou
《麦兜响当当》是从麦兜的祖先麦子开始的。麦子,名兜,字仲肥——与孔子仲尼相对,是我国历史上一位“极次要极次要的思想家和发明家”,他曾经发明电饭煲,但忘了发明电;他发明了电话,却在电话机前空等很多年,因为那时苏格兰人贝尔还没有发明出另外一台电话,所以仲肥到死都没收到过电话。“这些都可以让中国人会心一笑。”谢立文发现中国人很喜欢强调东西是自己发明的,“人人见到个东西软软的,都会踢它一脚,但中国人喜欢记录下它,说:‘我昨天踢到了一个软软的东西。’后人看到了,就会考证说中国人发明了足球。但通常高兴完了,又会觉得很委屈:‘中国人发明了足球,但是为什么打世界杯都会输得那么惨!’”
谢立文宅在家里,一直思考这个“怪圈”:中国人发明了烟花,因为“发明”这件事情成为“天下第一”,所以很开心;但别人拿了你天下第一的发明,反过来把你打得这么惨,你又觉得很失败。“那种爱恨交织的感情,就好像一个人把自己的女友介绍给自己的老友,结果女友跟老友相爱了。中国人一方面觉得自己好像什么都做错了,但同时又觉得自己是世界第一。自大、自卑同时存在。”
这些“极不重要极不重要”的思考,谢立文在梁文道的《常识》里找到了共鸣:梁文道在书中讲到他的发现,国内任何一个城镇,无论大小,都有一个标语:“让××走向世界,让世界认识××”。好像那个可怜的“××”以前不存在似的。
maidou02
“为什么一定要去争什么联合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证明,才会想到要去爱护这里?如果没争取到,是不是就要一脚踩扁它?这种情况发生在整个中国,就是一定要拿别人的标准来评判自己,被赞扬就飘飘然,被批评就又要打又要杀。我想,一个强壮的人或者一个温柔的人,都未必会这样。”谢立文说,所以麦兜从来都是成年人看的动画。
在影片里,麦子仲肥庞大丑陋废物发明在三峡出土后,一直没人知道怎么处置,就当仲肥的后人麦兜比武前,这个弃之可惜的废物发明突然当、当、当响了起 来,原来这是一个一年等于一秒、3600年才报时一次的“千年钟”——这个大器晚成的发明最终体现了仲肥“吃饱了撑的”发明理念。
谢立文喜欢在简单的故事里增加复杂的思考,《麦兜响当当》暗示了一个可能性:人有很多种,价值也有很多种,不是个个都要发达的,不是个个都要终生学习的,你也可以像麦兜这样“失败”地生存 图/麦家碧
麦兜的祖先麦子仲肥,他的名字与孔子仲尼相对,是一个吃饱了撑的思想家、发明家 图/麦家碧
有点慢,有点蠢
“我和麦兜有点像,有点慢,有点蠢。”《麦兜响当当》的国语版配音演员邵夷贝悠悠地说。2002年《麦兜故事》出来的时候,邵夷贝刚上北大,从一个 “优秀的人”,变成周围“满是优秀的人”,看到片子里麦太为了儿子而奋斗打拼的动画情节,邵夷贝忍不住哭了:“那是一种非常平淡的自信和自卑的纠结。麦兜 是情感很浓的片子。不是一般动画片那么梦幻,而是有些残酷的。”
麦兜渐渐成为文艺青年的精神榜样,大家都喜欢标榜自己“和麦兜有点像”,尽管这些人职业不同,性格和处事方式也不同。“我当初创作麦兜这个角色,就是因为香港什么都要求聪明、快、醒目。那么这个价值观是不是无懈可击呢?”谢立文说,其实快和慢不是最重要的,比如麦太就是一个很快的人,如果你是一个很快的人,你就很快;但如果你是一个很慢的人,你就很慢。
谢立文想讲的就是:人有很多种,价值也有很多种,不是个个都要发达的,不是个个都要终生学习的。
麦兜的成绩就不好——他宁愿考卷很脏,也不舍得把橡皮擦弄脏。麦太让学校给麦兜做了智商测试,校长测试完写了一句话:他不是低能,他只是善良。
这句话首先感动了麦家碧。影片上的这句话是她手写的,写完之后,她有些后悔,觉得字太软,“我想写得硬一点,就是表现得肯定一点。”
“这句话不仅讲了麦兜,也讲了所有中国人。善良是中国人一个很强的特质。很多时候,因为善良,会做很多有点蠢的决定。比如,麦兜不想打扰别人唱歌,所以不够胆举手去厕所。你经常做这样的事,别人就不会觉得你善良,而只会觉得你低能。那么,你就开始很委屈,到底下次要不要这么蠢,要不要再被人骗,要不要每次都先想别人。”谢立文也经常被骗,比如别人向他借钱,说妈妈病了,他一定会相信。但其实那人的妈妈已经死了20年。
“‘单纯’已经不是一个美德了,你形容一个人很单纯,别人会说你是说我蠢还是不切实际?”小孩子一次一次被训练,就会成为大人,成为一个自私的人。“善良其实是很困难的,需要很大的勇气或者运气,才可以成为一个善良的大人物。”
谢立文思考了很久,决定:如果借给别人钱,没得还,对自己来说是一个损害;但相比于自己就得开始不相信别人,这个损害更大。
“麦兜暗示了一个可能性:你可以像麦兜这样生存,但又可以很成功。”谢立文说,麦兜就是一个关于“单纯”的故事。
《麦兜响当当》里,到处都是简单的人,甚至都没有与之对应的坏人。武当山上教武的道长本来也是一个很简单的人,他一直在山上,没见到过这个世界,自己练自己的功夫。突然间到深圳隔空和李小龙打了一架,“没有河隔着,我肯定输了”,道长从此开始潜心习武,用尽办法教麦兜这帮年轻人,光复武当。
多年之后的全国幼儿园比武大赛,道长偶遇李小龙弟子,得知李小龙也觉得“没有河隔着,我肯定输了”,道长突然释怀。
“其实可以回到之前的主题。很多人见到别人之后,觉得别人好,觉得自己有问题,拿别人做标准。道长不会知道,原来李小龙也觉得对方的武功好。就像我们几十年来要赶美超英,突然发现,原来美国人也想学你。道长虽然浪费了很多光阴,但也未必是白费,因为他解开了心结。大家都不用那么害怕。”
影片的高潮本来是比武,麦兜信心勃勃地站在比武台上,影片只用几个片段就解决了这场比武——麦兜当仁不让地输了。
“你不会突然之间由一个不好打的人变成一个好打的人,麦兜也是这样,不会有奇迹,没可能6秒钟就可以从不会打的人,变成能打的人。”谢立文说。

--------------

转自一只猪采访另一只猪的:http://www.infzm.com/content/31793

标签:, , , ,